吴华基与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及江苏公信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占有物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7-4-1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556        作者:未知
  •    


    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红民商初字第496号

    原告吴华基,男,汉族,贵州省遵义市人。
    委托代理人何思远,贵州舸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何真元,贵州舸林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徐州市经济开发区驮蓝山路1号。
    法定代表人XX,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张超军,江苏桓毅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江苏公信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徐州市经济开发区驮蓝山路1号。
    法定代表人XX,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旭红,江苏泰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吴华基与被告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及第三人江苏公信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占有物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4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陈利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委托代理人何思远和何真元、被告委托代理人张超军、第三人委托代理人王旭红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华基诉称,我分别在2010年8月1日和2日以融资租赁方式向被告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购买了型号为QY25K5、QY20B-1两辆汽车起重机,合同中约定被告为两辆车安装GPS装置。而后,车辆登记在原告名下,车牌号分别登记为贵XXXXX号和贵XXXXX号。2012年3月10日,我发现贵XXXXX号车辆不能正常启动,与被告联系后得知是被告利用GPS装置远程锁止该车发动机运转,其后我只好将该车另行安置。2012年8月15日,被告利用同样的手段锁止贵XXXXX号车辆,我再次另行安置车辆。2015年4月14日凌晨3时许,第三人江苏公信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安排人将贵XXXXX号车辆强行开走。综上所述,我认为被告非法锁止车辆的行为已经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并造成了我的经济损失,故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决被告赔偿我的相应经济损失。
    被告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首先,原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我公司实施锁止车辆行为;其次,原告持续使用租赁车辆的前提是按约支付租金,因其支付租金违反合同约定,我公司有权采取包括锁车在内的措施限制其使用租赁车辆。
    第三人江苏公信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被告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转让给我公司的仅有权利而没有义务,故原告的诉讼主张与我公司无关。另外,我也同意被告的答辩意见。
    经审理查明,原告吴华基与被告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于2010年8月1日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约定被告根据原告对租赁设备的选择,购买型号QY20B-1、价值57.5万元的汽车起重机一台,并出租给原告使用,租赁期限为48个月,且原告应当为租赁设备购买各种商业保险,合同中还约定了设备交付、租金标准、租赁物所有权、保险赔款归属等各项权利义务,其中包括为租赁设备安装GPS定位系统,如原告发生拖欠租赁设备租金及其他应付款项时,被告有权通过GPS定位系统对租赁设备进行锁死的约定。次日,双方再次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约定被告根据原告对租赁设备的选择,再行购买型号QY25K5、价值83.5万元的汽车起重机一台出租给原告使用,该份合同除了租金、保证金、手续费等费用标准与前份合同存在差异外,其他内容均与前份合同约定一致。合同签订后,被告将两台汽车起重机交付给原告使用,原告于2010年8月11日向遵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申请车辆注册,并获取机动车行驶证,经批准XZJ5266JQXXXX号车登记号牌为贵XXXXX号、XZJ5328JQXXXX号车登记号牌为贵XXXXX号。在原告使用两台租赁设备期间,贵XXXXX号车辆于2011年7月发生事故,保险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经过审核后核定予以理赔53634.60元,并于2012年3月22日将赔偿款支付给被告。在履行合同前期,原告一直按照约定支付租金,从2012年1月起,原告未支付贵XXXXX号车辆的租金,被告领取前述保险赔款后,用该款折抵原告应付贵XXXXX号车辆2012年1月至3月的租金。从2012年3月以后,原告未支付两台车辆的租金。2012年12月1日,被告与第三人江苏公信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对原告及担保人李腊贵享有的主债权及从权利转让给第三人,且在转让后通知了原告及李腊贵。后因原告仍未支付租金,第三人于2013年11月5日就拖欠租金事宜向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院经过审理,于2014年1月20日作出(2013)云商初字第1591、1592号两份民事判决书,判决结果为由吴华基支付相应的租金及逾期付款利息,且由李腊贵承担担保责任,其中所确认吴华基拖欠租金的情况与上述认定一致,现该两份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本案第三人已经向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其后,原告认为被告锁止车辆行为侵犯其占有使用权,故向本院提起诉讼,形成本案双方讼争。
    上述事实,有原告举证的车辆行驶证、村委会证明及照片、民事判决书、出警记录、报警材料、《车辆租赁合同》和被告举证的营业执照、工商登记信息查询表、《融资租赁合同》、公证书及第三人举证的民事判决书等书证和各方当事人当庭陈述在卷佐证,已经庭审质证、认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对于原告吴华基与被告江苏徐工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存在融资租赁合同关系的事实不持异议,双方所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系双方在公平自愿的基础上所订立,在审理过程中也没有发现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的情形,故双方所签订的两份《融资租赁合同》均为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本案审理中各方争议在于被告履行合同过程中是否存在违约行为导致侵犯原告对租赁物的使用权,对此争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第(一)项”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的规定,原告在本案中主张存在侵权关系,应对侵权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但原告在本案中举证的村委会证明及照片却仅能证明租赁设备停放于该处,不能证明被告施行了锁止车辆的行为,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应由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院对原告主张被告施行了锁止车辆侵权行为的事实不予采信。并且,即使原告所主张被告利用GPS系统远程锁止车辆的事实成立,结合审理中查明的事实,原告所主张被告锁止车辆的时间处于已经拖欠租金的时间段,根据合同约定被告有权通过GPS定位系统对租赁设备进行锁死,故即使原告所主张的事实成立,也是被告依据合同约定所为,不能认定为违约,更不能认定为侵犯原告对租赁物的使用权。如前所述,原告在本案中的诉讼请求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所持合同中关于锁止车辆约定无效的意见,因通过GPS定位系统远程操作车辆并不必然导致影响交通安全或生产安全,操作人完全可以通过对车辆使用状态的判断以决定采取操作的时间,故合同中关于锁止车辆的约定并未违反相关法律的禁止性规定,该约定合法有效,本院对原告该项意见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第九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吴华基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050元,由原告吴华基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还应在上诉期满后的七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案件上诉费。上诉于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本判决则发生法律效力。

    审判员  陈利

    二〇一六年一月六日
    书记员  李敏


张超军律师 

手机:13952288513 
执业证号:13203501310838976
所在律所:江苏恒毅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江苏省徐州市新城区绿地商务城翡翠公馆D座8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人:张超军律师   手机:13952288513   所在律所:江苏恒毅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江苏省徐州市新城区绿地商务城翡翠公馆D座8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7-2020 江苏恒毅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江苏网博